巫其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得意小说dey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案子仿佛陷入一个谜团。

知之蹲在铁栏杆附近,捏着早已干枯的树叶,怎么都想不明白杀刘刚的和害江浔的联系。现在唯一确定的是,凶手的的确确是从这里进来的。

偏偏这条路是单行道,路窄人稀,没有监控,车子即停即走,想投机取巧查一查行车记录仪的机会都没有。而这些信息同样是外人无法获知的。

凶手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既能盯着江浔的一举一动,又能轻易的了解小区的一切?

两人从铁栏杆钻出来,是顺着地上的枯叶找,到了路边变没了:“线索断了。”

“不会。”江浔捻起一片叶子:“既然是到这里就没了,证明凶手是开车过来,当时将车停在了这里,能装下那么一大截树枝的车不会是普通轿车。起码是面包车,街道监控应该会拍到。”

“我们看不到街道监控。”

“路边的那些店,或多或少会有监控,也许能拍到。”

从原路返回,刚到小区门口就见一帮男人围在那,膀大腰圆凶神恶煞,还没到夏天就穿上了黑色的紧身短袖,露出的胳膊上五颜六色的纹身。

这几个男人嗓门大,跟吞了十个喇叭一样,又吵又躁,喊人还钱,女人一直喊没钱,谁借的找谁要去。男人们估计是急了,要上手推搡。

知之无意参加别人的争执,打算像往常一样无视走过,身边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她不得不停下来,凑过去问:“不走了吗?”

江浔眼皮一扫:“可能遇到了熟人。”

“熟人?”

被围在中间的女人企图突破重围,奈何这帮男人根本一点间隙都不给留,女人只得徒劳挣扎,叫喊着要报警。

吵闹声越来越大,恰逢小区大爷大妈吃完午饭出来遛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想主持正义的大爷想要上前帮忙,被男人横臂阻止,怒视道:“少管闲事!”

大爷被那一身横肉吓住了脚,不敢贸然上前。

男人很满意的低哼,冲着不识好歹的女人发出警告:“赶紧还钱,不然今天哪里都别想去。”

“你们有毛病吧,我和刘刚已经离婚了,钱又不是我借的,谁借的找谁还去啊!”

女人的声音越听越熟悉,知之歪头,借着人墙缝隙看了眼,被围在中间的正是刘刚前妻严女士。

领头的男人不好糊弄,扭着严女士的胳膊威胁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给刘刚上了人身意外险的事,你拿了刘刚给你的钱,还想要他的命!”

“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我胡没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最好把钱还回来,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来一回的对话,大抵猜出了男人们是什么来头。见几个男人似乎要将人强掳走,江浔终是开了口,叫了声:“大强!”

人堆里一个男人忽地停了动作,慢动作地转过来,脖颈的肥肉因为挤压看不太清下巴的位置,但能看见眼睛里带有浓烈的不悦,一种做事打断的不痛快。

只是这种不痛快在看向江浔时,消失无遗,染上了一点叫惊喜的神色,竟一把摔开严女士的手,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几步道的距离,颇有地动山摇的感觉。

知之自觉地往后退,江浔有所察觉地伸手将她揽在身后,低声轻哄:“别怕,是认识的。”

叫大强的男人站定在跟前,跟个火球一样,周边的空气都变热了:“浔哥,怎么是你啊?你来这边办事吗?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

看这架势,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很熟。

江浔颔首指那一堆人:“怎么回事,还干起当街抢人的活儿了?”

大强摸摸脑袋,一头的汗:“误会,全是误会,那可不是抢人,这娘们……不是,这女人老公在我们公司借了三十万,原本说好的三天前还,结果人没来,电话也不接,我们找来才知道人死了,钱总要还的,我们只能找家属了。”

知之拉了拉江浔的衣角,小声提示:“借钱的人是刘刚,那女人是刘刚的前妻。”

大强耳朵尖,听见动静却没看见人,身子往旁边侧,看见被江浔护在身后的小姑娘,眼睛一亮:“你也认识欠钱那货儿?”

人群里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人认出了知之,要上前打听情况,还有人叫知之过去拉架。江浔见势头不对劲,带着知之过到马路对面。

大强让手底下的人盯住严女士,也跟着一块过马路。三人站在知之的车边,江浔让知之先上车,自己和大强站在一边聊天。

大强中气十足,坐车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原来刘刚给严女士的钱,不是借朋友的,而是借的高利贷。他们作为公司员工,不管刘刚死活,现在已经不想着利息了,只想把本金要回来。

公司调查了刘刚,知道刘刚身上有一份保险,赔偿金高达五十万,还他们绰绰有余。但严女士作为保险受益人,仗着自己已经和刘刚离婚,压根没有还钱的打算,还把刘刚父母现在住的宾馆地址给了他们,让他们找父母要去。

刘刚父母六十多岁了,地地道道农村人,怎么可能有钱。他们不傻,他们就打算和严女士要。

絮絮叨叨的听完,江浔问:“你刚刚和前妻说的保险的事,是有什么内幕吗?”

“这也是我们打听到的,听说这份保险是刘刚失业的时候,被这娘们逼着去上的,这保险刚生效,人就没了,这也太巧了吧。”

“所以没有证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