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彩旗飘飘,各类气球飞散在空中,礼炮轰响,人潮拥挤,堪比校庆空前热闹的场面。

只要不上课的班级都通知了在校门口列队迎接。

辛尔月和乐问语被迫起了个化妆打扮,这会在食堂里一个比一个打的哈欠大。

困的头几乎要埋进外婆菜包子里。

辛尔月用勺子舀着碗里的小米粥,揉了揉眼,眼角渗出几滴泪。

“尔月你……别把妆蹭花了,一会上镜……会不好看……”

乐问语看着比她还困,说两个字打一个哈欠,头一点一点的,不知什么信念支撑她能早五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亲自上妆。

两人只有在刚起床的那一刻是清醒的,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酝酿,正是困的要命的时候。

辛尔月机械的点点头,没什么胃口的咽下勺里的粥。

饭吃到一半,食堂门帘掀起,从外走进一个人。

与此同时,乐问语扣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她瞬间打起精神,眼睛瞪圆。

朝各个方向寻找,背着画板的男人很显眼,她兴奋的挥挥手。

美术系返程的车次出了问题,原本预计昨天晚上到达的高铁,硬生生拖到了今天早上。

肖萧快步走进,硬朗的面庞在看到乐问语后柔和了很多。

“困不困?”乐问语把温在保温盒里的早餐摆到他面前,馄饨和包子。

肖萧话少,摇摇头,放下画板,刚要拿起筷子,看到她今天的装扮,眸光闪了闪。

有些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今天很漂亮。”

“哦。”乐问语倒是很淡定,这回脸都没红一下,把包子塞给他,“快吃。”

扭过头,各种激动的小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辛尔月支着手臂笑看二人,她仰头一口喝完剩下的小米粥,拿上剩下的几个包子,“我先去找舞蹈系汇合了,你们也不要耽误太晚。”

“知道。”乐问语朝她眨了眨一只眼,整个脸蛋狡黠又可爱。

座位距餐厅西门口不过十几米,辛尔月几步就到了,夹在臂膀和身体间的滑板坠落,她一脚踩在边缘。

滑板弹到半空,翻转几圈,落下地,她跳上,右腿一个助力,滑向远处。

速度之快,惹得旁边观摩她上滑板全程,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少年,不由得一句赞叹,“我艹,这么酷!”

裙子被辛尔月做了改动,不会随风有太大起伏的飘动。

到一地,她冲出,余光瞥见什么,又急刹车转弯退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