蓥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得意小说dey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梦魇独角兽用尽全身力气微抬起头,吐出一口灰蒙蒙的气体,气体眨眼间便笼罩着众人。

“小心!”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众人根本没有反应时间,瞬息间便被笼罩进一片黑暗之中。

温以初被灰雾笼罩睁眼便发现什么也看不见,修士的视野极好,在黑暗中视物不受影响,可眼前却好似是一片虚无。

倏然眼前一变,她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山林之中,她观察着此处,山林的树木稀稀疏疏地落着,不远处一条清溪哗啦啦地流着,树木顶端落着几只歇脚的翠鸟,怡然自得地唱着歌。

温以初双眼一片茫然,她不记得自己是谁,又发生了什么,为何在此处。她敲了敲脑袋,可什么也不想起来。

忽地,翠鸟四处飞散,她本能地察觉这山林中闯入了两路人马,在前方的两人似乎在逃命,步伐飞快地向着温以初而来。

待温以初看清二人面貌,瞳孔一缩,神识一阵绞痛,她弯着腰揉着疼痛难忍的脑袋,体内的天启石感应到的她痛苦,注入一股犹如清泉的力量到她的神识之中,疼痛顿时缓解过来。

她想起来了,这是她的父母。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遇到奇遇来到此处,正好碰到父母了?

“父亲!母亲!”

温以初大声呼唤着父母,父母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待温以初多想,父母已经来至她的身前。温以初双眼眷恋地看着和记忆中没有丝毫变化的父母的面容。

父亲,母亲,从前都是你们保护我,这次由我来保护你们!

“谁敢欺我父母!”她轻喝一声,挡在父母身前,聚拢灵力使出断魂戟攻向追击父母的敌人。

可是她的攻击犹如打在虚无之中,没有掀起一点波澜,更让她惊异的是,那群人直直地穿过她的身体,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身体,完好如初,怎么会这样?

父母的身影也已走远,连那群追击父母的人身影也快见不到了,她顾不得思考,急急忙忙地跟上。

一路走过的地方越来越让她感觉似曾相识,直到一处断崖处,他们都停了下来。

温以初看向断崖处,眼皮一跳,灭神崖!这里是灭神崖!

“温家主,交出天启石吧。”带头的断眉男人对着已经逃至绝路的二人说道。

“温家主,交出来我们或许还能饶你们夫妇一命。”

“呵呵呵,识相的快交出天启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交出天启石也没有命享了。”

随着消瘦阴狠的男人话落,这群人一阵“哈哈哈”地大笑,似在嘲笑犹如困兽的温如实与蓝岚二人。

温以初双眼通红,这群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平常自诩正道人士的人,如今却为了一个没人能说得清楚的机缘不择手段,真是可笑。

可她此刻什么也做不了,她双拳紧握,双眼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些人。

“咳咳——天启石只有一块,可是你们有这么多人,交出来我该给谁呢。”温如实扶着蓝岚声音虚弱地说道。

温以初注意到母亲受伤了,想上前搀扶母亲,手中却掠过一片空气,什么也没有抓住。她心中焦急,母亲伤重,父亲也俨然受伤不轻,这可如何是好!

“别白费心思挑拨离间了,这个不是你该操心的。”

断眉男人不屑道。其他人没有出声,可是听到此话心中被挑起了贪婪的欲望,看向其他人之间充满了防备,一时间气氛安静诡异。

利益是把双刃剑,利益目标一致时会让人团结一致,利益目标有分歧会让人反目成仇。

断眉男人见情形不妙,果断朝着二人出手:“废话少说,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如今他们已是插翅难逃,还同他们废什么话,上啊。”

其他人见状也争先恐后地朝二人出手,只是都留着余力防备着他人,宝物近在眼前,难保没有人想先排除劲敌抢先下黑手。

温如实脸色一变,将蓝岚挡在身后,边战边退,可他一人难敌众人,很快便退至崖边。

温以初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又帮不上忙,心中渐渐升起无力之感。

“哈哈哈,再退可就掉下去了,你们不想想那如天之骄子的女儿,难道就要这样抛下她?”断眉男人恶毒地说道。

温以初听见他向父母提到自己,急切地看向父母,父母是如何想的呢?有想过自己才六岁吗?要这样抛下自己吗?

温以初看见在她记忆中一直是顶天立地的父亲,从来没有流过泪的父亲,望着她的方向,似透过这片虚无看见了她。

父亲眼角滴落一颗清泪:“小以初,对不起,父母以后可能不能在你身边陪伴了,你自己一个人要好好地,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别再动不动哭鼻子了。”

蓝岚倚靠在丈夫身上,两行清泪落下,虚弱地用指尖刺着手掌,这才聚起一点气力费力地说道:“对不起了,小以初,父母无法像其他父母陪伴着自己的宝贝长大成人了,对不起,母亲不奢求你的原谅,唯望你能安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