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辛没有料到乐潺会将矛头指向李信介。

但很快,他便发现,李信介一贯的冷漠眼色里产生了些许动摇。

乐潺微微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他注意到布里欧纳克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

李信介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床上的动静,下意识地露出了关切之色,但很快便转变为警觉。

“布里欧纳克,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乐潺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褚辛出声道。

“没用的……”布里欧纳克用拳头抵着额头,像一头受伤的豹子,发出嘶哑的声音,“泽普能够随时入侵我的意识,他会接管我的行动。”

“行动?你们接下来的目标,是c区的赫淮斯托斯遗迹?”

布里欧纳克闭上双目,一脸疲惫地点了点头,应和了褚辛的话语。

“泽普的测算结果显示,只要摧毁那里,盖亚之壁会出现破裂,帝国战舰群就可以攻打进来。”

褚辛顿时面露难色,他的猜测是对的。

“现在反抗军的‘屠夫’恐怕已经抵达c区。”布里欧纳克撇过头道,“你们就算阻止得了战争,也对抗不了泽普,他是人类意识的主宰。”

“这不像是你会说出的话,阿泽尔。”乐潺道。

“我并不是你说的那个阿泽尔,他已经死了。”布里欧纳克冷眼瞥向李信介,“李信介,你漠视生命,亵渎人性,该和我一起下地狱!”

乐潺感到浑身战栗,这是他先前离开阿泽尔的意识之境时听到的那句诅咒。

李信介没有辩解什么,带着一身冷漠和傲然转身离开了。

他推开门,望见通道拐角处一闪而过的身影,不由得加快脚步上前,恰好和韩若麟撞了个满怀。

“我找遍了生活区,最后想到你应该在这里。”

韩若麟抬了抬眼皮,故作轻松地扫了一眼李信介,发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这本该难以察觉,李信介不论什么时候都表现得波澜不惊,可韩若麟还是发现了岩石表面的微小裂缝。

“怎么了?”

自己居然也有关心李信介的一天,这种慈悲连韩若麟自己也始料未及。

“屠夫出现在c区赫淮斯托斯遗迹。”李信介扶了一下通讯器,机械音用毫无生气的语调说道。

“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

韩若麟没有追根问底,即便他察觉到李信介故意避开关于自己的话题。

西园寺秋野在c区安排的线人发现了屠夫所率领的反抗军动向,而塞壬在法尔肯宫安插的暗桩也传回消息,联邦军近来已c区北部海域集结。

即便塞壬没有行动,韩若麟也做好了单独前往的打算。

他本可以毫无牵挂地一走了之,也没有打算和谁告别,但在翻出包里那瓶打算送给朋友的玫瑰香水时,不知怎么就放下了未收拾完的行李,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