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然知道母亲最大的心愿不仅仅只是看看施未攀,她应该还想跟那个男人说说话,见见面。

只是这样的心愿,施然没有办法帮她完成。

她不觉得见了面就真的能够了了心中的遗憾,她害怕见了面之后会是更大的灾难。

施然当作不知道母亲心里的愿望。

如果让施未攀的老婆知道母亲,她不知道那个女人能不能允许母亲的存在。

施然不敢去冒这个险。

【还好吗?】

睡前,施然收到了裴明州的信息。

施然想着母亲说的话,她和裴明州那也是阴差阳错认识的,裴明州对她好,那是因为她沾了施琪的光。

那个男人对自己再好,也不是缘于她本身。

【嗯。】

对方正在输入。

施然盯着那几个字,很快就又回复了过来。

【你妈妈还有什么愿望吗?】

施然反复看着这几句话,她犹豫了片刻,打出了几个字,【她以为我跟你有关系。】

发出去后,施然的胸口紧了又紧。

她想知道他在看到这句话后,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等了好一会儿,那头始终没有回应。

施然心中了然,她把手机放下,准备睡了。

刚关了灯,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着急地赶紧把手机拿起来看,点开了微信,看到他的回复。

【你怎么说?】

施然微怔,这几个字,这么难打吗?

她回复道,【我说我们没关系。】

确实也是。

【嗯。】

施然看着这个字,知道这次的聊天该终止了。

她退出了微信,放下手机,这一次彻底不打算再去期待什么了。

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期待过谁会给她发信息,破天荒的,对裴明州信息,却是有点上心了。

扯过被子蒙住了头,她不想去细细想这其中的变化。

她不知道有任何人来改变她的习惯,也不希望被人左右了情绪。

这一觉,施然睡得极为不踏实。

她竟然梦到了裴明州。

梦里,她和裴明州在一起,就是好像看起来光明正大,但实际又好像没有那么名正言顺。然后,施琪出现了。

施琪冲出来打了她一巴掌,说她当小三,抢了她的男朋友。

最重要的是,裴明州就站到了施琪那一边,冷漠地看她。

施然醒过来的时候,把这个梦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很扯淡。

这样的梦,得多没脑子才能做得出来啊。

睡不着了,看了眼手机,也就五点多,外面的天还没有亮。

她出去洗漱,然后开始做早餐。

母亲喜欢吃包子,她就一早起来和面,发面,把昨晚剁好的陷拿出来包,上了蒸笼,太阳都出来了。aishangba.org

施然锅里熬着粥,她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就看到了母亲起来了。

“好香啊。”母亲走到厨房,“这是蒸了包子?”

“嗯。”施然看了眼时间,“过一会儿就能吃了。”

“真能干。”母亲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满眼的欣慰,“你这么能干,又这么乖巧,以后一定会讨婆家喜欢的。”

施然无奈地笑了,“妈,我不嫁人。”

“傻丫头,女人哪有不嫁人的?再说了,说不嫁人的那也只是没遇到喜欢的。遇到了,就会迫不及待地想嫁给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得意小说【dey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明撩暗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