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婶昨天从知青院离开后不久,村子里就传出时知青摔进粪缸的消息。

春花婶还说时知青是个屁篓子,响屁震天,还是一串一串的放,跟放炮似的。

要不是昨天太晚,那好事的村民都要去知青院看稀奇了。

早上有人去知青院,结果知青院大门紧闭,知青们黑着脸站在外面。

好事的村民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时知青,倒是不好推门进入知青院看稀奇了。

谁能想到,时知青居然自己走出知青院了。

还好大家都在忙,村里也没剩下几下人,这一路走来应该没被几个人发现吧?

村医才这么想,房门被人挤开,紧接着几个好事的大娘你挤我我挤你的走进来。

看到时宣眼前一亮,听着那响亮的屁声嫌弃的退后一步。

吸吸鼻子,又退后了一步,别说,这屁真的很臭。

村医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时宣的脸上则是羞愤交加,这帮好事的大娘怎么来了?

她们是一群狗吗?居然闻着味就找来了。

时宣可以肯定,她放屁的事瞒不住了,她的身上肯定会套上一个屁王的污名。

呜呜,时宣忍不住捂脸大哭,她没脸见人了啊。

也不知现在能不能申请回城?

看着倍受打击的时宣,村医只能起身赶人,可他这里是给人看病的地方。

几个大娘都说自己有病,都来请村医给自己看病,村医能怎么办?

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个大娘窃窃私语的站在不远处看戏,一边看戏还一边嫌弃屁臭,就很无语。

给左手打好绑带,时宣吊着一只手,一路放屁来到了大队部。

时宣真的想走了,她现在没脸见人,她想回城,她想继续当那个大小姐。

只要把这个消息瞒住,回城后谁知道她有这段黑历史?

王发财听着砰砰的响声走出办公室查看情况,然后就看到时宣一路砰砰砰的走过来。

离的远只能听到声还好,这靠近了,那味道真的上脑。

王发财这么自制的一个人都忍不住退后两步,脸上闪过惊讶。

“大队长,我要用电话。”时宣黑着脸说道,“你在外面等着,不许偷听我讲电话。”

王发财黑脸,看向时宣的眼神带着不善,只觉得这个时宣的面目特别的可憎。

要不是为了大局,王发财真想现在揭穿时宣的真面目,把这人压进监狱。

时宣可不管王发财的黑脸,说完后臭着一张脸进了办公室,拿起电话拨号。

看到王发财站在门口没走,还喊了一声,“大队长你走开,走远一点,你站在那里影响我打电话。”

王发财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快步走开,不过王发财不是真的走开,而是转到了办公室后面。

这墙角,他王发财听定了。

只是王发财没想到他转过墙角,就看到几个大娘大爷居然崛着屁股趴成一堆。

这这这,这一个个闲的哦!

王发财想清清嗓子赶人,又怕发出声音惊动了时宣,只好黑着脸凑上去。

办公室内,时宣很快就与汪念祖通上电话了,听着熟悉的声音,时宣委屈的眼泪一串串落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得意小说【deyixs.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七零,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